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决策咨询 > 决策参阅
  • 《决策参阅》2017年第38期:“1+3”功能区战略背景下沿海经济带的功能定位与建设举措
  • “沿海与现代海洋经济”系列之二
     
        研究基地:江苏沿海发展决策咨询研究基地
        承建单位:盐城师范学院沿海开发研究院
        首席专家:钱正英、梁学忠、崔  刚
        课题负责人:朱广东  沿海发展智库研究员、教授
        课题组成员:刘  波  沿海发展智库副研究员、副教授
     
        [内容提要] 顺应“1+3”功能区战略,沿海经济带应从创意农业先行区、海洋新特产业示范区、沿海自贸区、海洋信息集聚区、先进制造业推进区这五大方向进行新的战略定位。在功能定位上,沿海经济带应主要承担以下四大功能:承接虹吸扬子江城市群“高端生产要素集聚”的创新功能;策应融合淮海经济区“市场一体化”的发展动能;共建共享“三湖”生态经济区“生态+”的绿色潜能;切实发挥沿海地区内部互联互通的联动功能。建议重点抓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建好一个载体,担纲沿海经济带发展中的龙头;二是培植两个新动能,谋求沿海经济带协调创新发展;三是打造新、特、绿三个产业集群,形成现代海洋经济竞争优势。
        随着“1+3”功能区战略的深入推进,沿海经济带必须在江苏新的经济地理版图中明确战略定位,加强与扬子江城市群、淮海经济区、“三湖”生态经济区的互动融合,重新梳理建设举措,开创沿海发展新局面。
        一、沿海经济带在“1+3”功能区战略中的定位
        沿海地区土地资源丰富,耕地面积16171.5平方公里,占土地总面积的49.76%。滩涂面积1031万亩,约占全国沿海滩涂总面积四分之一。在“1+3”功能区战略架构下,沿海经济带新的战略定位应是创意农业先行区、海洋新特产业示范区、沿海自贸区、海洋信息集聚区、先进制造业推进区。
        1.江苏沿海创意农业先行区。一是打造一批“互联网+”特色农业产业集聚区。加快推进现代农业发展步伐,打造赣榆、东海设施蔬菜、灌云芦蒿、东台西瓜、大丰大蒜、射阳薹蒜、通州水芹等特色蔬菜,以及赣榆的大樱桃、东海的草莓和葡萄、射阳的日本梨、海安的柿等一批特色水果的绿色生产基地和信息平台。二是形成一批沿海特色“生态+文化”旅游区和“旅游+”农业示范区。利用沿海滩涂资源优势和独特湿地风光,加快建设以农业生态景观、农业生产活动及农村文化习俗为主要内容,集生态、观光、休闲、科普、体验、生产、购物于一体,以回归自然、休闲度假、体验农味和观光旅游为特色的现代生态观光农业示范区。三是建好一批“第六产业”载体平台。重点推进蓝色农业产业带建设,着力打造绿色有机粮食、蔬菜、水果、水产、花卉苗木等特色农业全产业链,提升农产品附加值,构建一批基地平台、融资平台、招商平台,为沿海创意农业先行区建设提供有力支撑。
        2.江苏沿海海洋新、特产业示范区。江苏海洋传统产业比重过大,海洋渔业养殖、船舶修造、滩涂农牧业占江苏海洋总产值25%以上,而广东、福建、山东海洋传统产业比重已经下降到17%以下。应顺应产业集聚发展的趋势,着力推进海洋新、特产业建设。一是培育新医药、新材料产业。利用沿海海洋生物资源的独特优势,重点开发抗肿瘤、抗心脑血管疾病、抗病毒等海洋创新药物和保健产品,形成生化创新药、生态中成药、“蓝色”保健品、海洋医用新材料等新医药产品群。依托中复神鹰、江苏奥神等行业内具有影响力的40家新材料企业,打造以高性能纤维及复合材料、高分子材料、特种金属材料、生物医用等为主导的国内先进材料研发、生产、应用基地。二是大力发展新能源产业、海洋环保科技产业。放大盐城国家海上风电产业区域集聚发展试点效应,推动海上风电设备关键技术攻关,构建集技术研发、装备制造、风场应用和配套服务于一体的全产业链。推进以“风电水一体化”为主的海水淡化成套装备产业化进程,研发和生产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海水淡化设备、海岛用海水淡化及海水综合利用设备。三是重点发展智能海工、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业。依托南通海洋工程船舶及重装备制造产业基地、船舶及海洋工程产业基地、船舶海洋工程基地,瞄准智能海工目标,提高海工装备总装集成能力。着力开展节能环保型新型散货船、超大型集装箱船、大型液化天然气(LNG)船、液化石油气(LPG)船、游轮游艇等高技术船型的研发建造。重点开发深远海关键装备设计建造技术,加快提升海洋工程装备设计建造能力和规模,打造千亿元级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产业基地。
        3.江苏沿海先进制造业推进区。一是加快制造业向中高端环节迈进步伐。加速沿海地区汽车、纺织、船舶、海工装备等传统制造业改造升级,打造一批全国有影响、有地位的新产业标杆。二是重点建设中国沿海汽车城。抢抓市场机遇,加强品牌建设,推进技术创新,加快建设汽车及汽车零部件制造基地、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汽车试验检测基地。三是建成世界一流的船舶海工产业基地。逐层淘汰低端造船等滞后产能,实现从传统造船业向高端海工装备业转型升级,发展具有国际竞争力的船舶海工产业。
        4.江苏沿海自由贸易试行区。一是拓展经济增长的新空间。在沿海地区争取建立国家级自贸区,更好地发挥国家战略的引领、带动、辐射和示范作用,提升内陆和沿海区域联动的要素集聚能力。二是协调区域统筹发展。江苏实施沿海开发战略以来,沿海地区新建了多个港口。这些港口分担了本属于连云港港的本地货源,又争抢了连云港港中西部货源。在中转的过程中,这些港口大多数也不愿意通过连云港港中转,进一步弱化了连云港港的竞争力。三是培育竞争新优势。2016年,连云港港港口货物吞吐量完成2.21亿吨,外贸完成1.22亿吨,而相邻的日照港货物吞吐量达3.83亿吨,外贸完成2.57亿吨。在外资招商难度加大的今天,急需要通过自贸区申报,来推进区域高水平双向开放。
        5.江苏沿海海洋信息集聚区。一是全面推进沿海信息基础设施升级换代。加快建设下一代互联网、新一代移动通讯网、数字电视网等先进网络,构建高速传送、综合承载、智能感知、安全可控的信息基础网络。二是推进“无线沿海”建设。实施新一代宽带无线和移动通信网络建设工程,实现沿海市、县城区主要公共区域免费WiFi全覆盖。三是实现“数字海洋”向“智慧海洋”转变。推动大数据与移动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的深度融合,提升海洋信息服务制造业水平,创新应用模式和商业模式,促进全省海洋经济发展转型升级。
        二、沿海经济带在“1+3”功能区中的响应功能
        “1+3”功能区战略背景下,沿海经济带必须进行思路再调整、功能再定位。
        1.承接虹吸扬子江城市群“高端生产要素集聚”的创新功能。“1+3”功能区战略层面,沿海经济带要承接和虹吸扬子江城市群的创新发展高地、创新要素集聚区、高端生产要素集聚辐射,改变产业转移“接受者”、增长发展“追赶者”的固化形象,将沿海经济带建设成为长三角城市群同步发展的战略支点。当前的重点就是要在目前江苏沿海城区、港区点轴串联开发的基础上,重新进行“港产城”前瞻性规划、联动式建设和一体化发展。
        2.策应融合淮海经济区“市场一体化”的发展动能。淮海经济区地处“一带一路”交汇区域,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向东开放的前沿阵地。围绕徐州中心城市和各个城市之间的交往,发挥港口出海口的优势,做足向西开放和向东开放的文章,使沿海地区和内陆腹地形成互动效应,打造“陆海统筹融合区”“蓝色版图出海口”和“共享发展互动区”,实现苏北和沿海洼地的崛起。
        3.共建共享“三湖”生态经济区“生态+”的绿色潜能。以宿迁与淮安地区的骆马湖、洪泽湖、高邮湖为节点的“三湖”生态经济区,北接淮海经济区,东连接沿海发展带,要全面推进连云港、盐城、宿迁、淮安以及苏中北部部分地区的绿色发展一体化进程,以构建沿海、“三湖”生态型产业体系为重点,统筹推进经济、社会和生态环境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打造沿海、环湖生态城市群。
        4.切实发挥沿海地区内部互联互通的联动功能。以连云港为重点,联动盐城、淮安、宿迁三市,强化连云港“一带一路”交汇点和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东方起点的先导、支撑作用。以南通为重点,联动泰州、盐城两市,发挥独特的黄金水道和黄金海岸叠加优势,加速建成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江海联动发展基地。以盐城为重点,联动淮安、宿迁、连云港、南通、扬州等市,突显江淮生态经济区入海门户和沿海经济带中心城市的影响力。
        三、沿海经济带在“1+3”功能区中的建设举措
        沿海经济带建设要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根据资源禀赋、发展阶段、功能定位、市场化发育程度和生态保护要求,做好建设一个载体、培植两个新动能、打造新特绿三个产业集群等三个方面工作。
        1.建好一个载体,担纲沿海经济带发展的龙头。港口作为江苏沿海中部策应“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重要节点,在重构江苏区域功能布局,推进沿海经济带的形成与发展起着龙头与核心作用。一是以连云港港口为核心,联合南通港、盐城港共同建设江苏沿海港口群,推动沿海区域内地方电子口岸信息数据互联互通和资源共享。二是在“港口、产业和城市一体化发展”的目标下,依靠政府推动、市场主导,以资本为纽带,通过行政手段和市场手段相结合,建立跨区域的港口资源管理体制及投资运营主体。三是选择一批技术含量高、产业关联度强、集约化程度好、带动作用大、事关长远发展的重特大项目和高新技术项目,集中力量发展一批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临港产业基地和产业集群。
        2.培植两个新动能,谋求沿海经济带协调创新发展。沿海经济发展步入“换挡爬坡期”,加快优化产业结构、加速培育新经济增长点,尤显迫切。一是培育生产关系领域内沿海发展的“软实力”及“隐性动能”,不断创造现代海洋经济发展和海洋强省的新机遇,认真研判沿海发展供给侧改革的要素和范围,加大有效投资力度,破除阻碍海洋经济发展的藩篱。二是加快推进创新体系建设,培植生产力领域内沿海发展的“硬实力”和“显性动能”,优化涉海新技术、新产业和新模式创新体系,不断积聚现代海洋经济发展新动能。着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加快推动沿海经济增长由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
        3.打造新、特、绿三个产业集群,形成现代海洋经济竞争优势。一是建设海洋新兴产业集群,打造沿海经济带率先发展的“未来竞争力”。围绕打造长三角北翼先进制造业基地的战略目标,明确主导产业的选择,依托港口和临港园区发展装备制造、新能源、科技环保、海洋医药、新材料等拉力强劲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二是建设海洋特色产业集群,打造沿海经济带差异化发展的“核心竞争力”。以涉海骨干企业和大项目为支柱,围绕骨干企业和重点配套企业,集聚周边产业发展新动能,加速海洋特色产业集群形成和壮大发展。三是建设海洋绿色产业集群,打造沿海经济带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竞争力”。坚持开发利用与保护并举、海洋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的承载力相适应。严格执行沿海地区开发主体功能区规划,积极探索滩涂开发与保护、产业布局与产业联动的新机制。


江苏社科联微信

江苏社科联微博

江苏社会科学普及微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