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决策咨询 > 决策参阅
  • 《决策参阅》2017年第40期:推进江苏沿海港产城联动发展的思路和建议
  • “沿海与现代海洋经济”系列之四
     
        [内容提要]港产城联动发展是新形势下推进江苏沿海开发向更高层次发展的重要举措。然而,目前江苏沿海港产城联动的基础差、动力弱、依托小、机制不完善,且面临来自山东、浙江等沿海发达地区的挑战以及沿海自身劣势条件形成的挑战,沿海三市之间也存在同质竞争的压力。建议从三个方面推进港产城联动发展:1.实施“个性特色、错位发展”战略,实现港口所在区域港产城纵向联动;2.实施“优势互补、链式发展”战略,推进沿海各市间港产城“三群”横向联动;3.实施“两翼互动、开放发展”战略,加快沿海经济与沿江、沿桥腹地的联动。此外,要做好规划引领、港口建设、交通互联、生态保护、机制创新等多方面保障工作。
        港产城联动就是以沿海经济带为基本发展轴线,以联动发展为途径,通过调动整合沿海地区的港口、临港产业、港口城市等优质资源,发挥各自比较优势,实现沿海地区优势互补、分工协作、互利共赢。
        一、江苏沿海港产城联动发展面临的问题与挑战
        目前,江苏沿海各市围绕港产城联动发展进行了积极探索,集聚了一些临港产业,初步建立了结构有序、功能互补、整体优化、共建共享的港产城一体化体系,为江苏沿海经济转型升级构建了更高的载体和平台。与此同时,江苏沿海港产城联动发展仍然面临一系列问题与挑战。
        1.江苏沿海港产城联动发展存在四个问题
        一是港口建设仍然是初级阶段的据点开发,联动的基础差。江苏沿海港口体量小,开放等级低,建设环境差。比如,连云港虽然拥有江苏唯一的基岩岸线,沿海建港的自然条件最好,开通的航线也最多。但是,依托30万吨级航道和码头的大石化、大冶金产业尚未形成集聚,港口软件建设滞后,国家规划中明确定位和布局的许多涉及全局的内容还没有落实。
        二是港口建设与后方产业发展规模不匹配、建设不同步,沿海产业仍然是“点轴推进”模式,联动的动力弱。目前,沿海地区的工业园区主要分布在沿海高速和204国道沿线,经济走廊主要沿路形成,真正意义上的沿海产业带没有形成,沿海港口对于产业带的作用,还有很大的发挥空间。
        三是沿海港口城市整体水平低,联动的依托小。连云港的东部地区是港城一体,但是“港大城小”,小城拉大港;盐城、南通主城区离海、离港较远,南通港产城重心在沿江,盐城沿海有港却无临港的规模城市,港口与主城联动少;县城距港口也基本在45公里左右,不能满足临港产业发展和港口建设需要。
        四是沿海三市间协同发展机制体制尚未形成,联动机制不完善。目前,沿海三市间涉及港产城的相关规划、建设、投资、运营、管理等的职能尚未形成多层次、全方位高效的协同服务体系。当竞争大于合作时,参与博弈的各方都只为自己的利益进行策略选择,沿海开发就可能陷入“囚徒困境”。
        2.江苏沿海港产城联动发展面临三个挑战
        一是两翼的山东、浙江等沿海发达地区的挑战。与山东、浙江等沿海地区横向比,江苏沿海特殊区位与“洼地”现象并存,在整个沿海与长三角中相对“边缘化”;江苏沿海开放优势与“逆海洋”走向并存,在江苏省域内被“内陆化”;苏南现代化的快速发展,对优质资源要素的吸引力大,给江苏沿海地区带来的挑战大于机遇。
        二是沿海自身劣势条件形成的挑战。一方面,特殊的地质结构直接影响沿海经济发展。江苏海岸带90%以上为新沉积的第四系松散层,这些区域地壳稳定性较差,软土地基、沙土液化等环境工程地质问题分布广泛,建港投资成本大。另一方面,江苏沿海的港口型经济没有真正形成:连云港临港工业发展滞后于港口开发,南通、盐城港口开发滞后于产业发展。沿海城市主城区普遍离海、离港较远,对临港产业和港口建设支撑不够。
        三是沿海三市之间同质竞争的挑战。江苏沿海同质化竞争十分严重,主要表现在区域经济规划、产业布局和项目的趋同化,例如石化项目、海洋产业等。同质化竞争的后果是导致沿海开发的低层次、高成本及大量利益外溢。
        二、江苏沿海港产城联动发展的基本思路
        1.实施“个性特色、错位发展”战略,实现港口所在区域港产城纵向联动
        各区域内港产城的纵向联动是江苏沿海港产城联动发展的初级阶段和基础。南通应以纵深的经济腹地为依托、以上海国际航运中心为牵引拉动,采取“以港兴产、以城促港”模式。建设滨海园区,整合两翼港口、产业资源,加快老港区向沿海地区洋口、吕四、通州湾港区转移。推进洋口港区石化码头、吕四港区挖入式港池及通州湾码头工程建设,加快沿海地区特殊功能区载体申报。打造一批产城融合示范园、特色“区中园”;加快临港新城建设,以临港新城建设推动产业、港口发展。
        盐城应采取“以产兴港、以港促城”模式。依托腹地经济优势,以开发建设现代港口及临港工业区块为突破口,推进完善港口腹地的集疏运、城市配套功能,培育壮大临港产业集群,依托港口城镇逐步完善城市功能,以港产城联动的一体化效应引领特色产业港的发展之路。要处理好开发与保护的关系,设立门槛,明确产业定位和项目准入。
        连云港应采取“港产城并举”发展模式,搭建重大载体平台,招引集聚重大项目。以大陆桥国际航运中心、中哈基地、上合园区建设为抓手,整合港航资源优势,持续推进港口一体化建设;以国家级东中西区域合作示范区为依托,采取大项目、大投资模式的产业发展战略,促进临港工业产业升级;按照国际性港口城市定位,强化港城互动联系,把城市和港口发展置于国际市场,加快区域性航运、商贸、金融、物流、信息、旅游中心建设,增强城市的集聚与辐射能力。
        2.实施“优势互补、链式发展”战略,推进沿海各市间港产城“三群”横向联动
        “三群”联动,是江苏沿海三市港产城联动发展的较高阶段。首先,推动形成“我国综合运输体系的重要枢纽、国家沿海主要港口、区域性重要港口”三个不同层级、分工协作的“港口链”。连云港是新亚欧大陆桥东方桥头堡、“一带一路”交汇点,在江苏沿海港口群中具有区域性国际战略和国家战略地位,是江苏沿海港口群的核心;洋口港对于江苏的贡献将会大于连云港港,但属于省级战略港口;大丰港则为地区性产业港。连云港要与盐城的港口抱团发展,形成连云港-盐城港口群;南通港要与上海港加强全方位联系,在江苏沿海港口群的“链”式发展中补链、强链。
        其次,确立各港口临港产业群的重点,形成不同港口、园区间“临港产业链”。推动工业向园区集中,园区向港口集中,以国家级、省级开发区和合作共建园区建设为重点,带动产业发展,培养壮大优势产业。设立省级沿海开发建设引导资金,加强对沿海各园区临港主导产业的引导,实现错位竞争。建立产业联盟,通过向上下游的延伸带动不同区域临港产业发展。
        再次,加快包括区域中心城市、县城、港城的区域城市群建设,形成“国际性海港城市、长三角北翼经济中心、沿海地区现代工商城市”三个不同层级“城市链”。南通、盐城两市应构建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的中心城市、临港城市(城镇)双核心城市网络。沿海港口依托的县城要向东、向海发展。连云港要搞好东部地区国际商务中心建设,加快连云港国际贸易平台、大陆桥国际航运中心、区域性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3.实施“两翼互动、开放发展”战略,加快沿海经济与沿江、沿桥腹地的联动
        江海联动的实质就是以江苏沿江、沿海两个经济带为基本发展轴线,以“联动”发展为途径,调动整合沿江、沿海地区的资源,实现沿江和沿海地区优势互补、分工协作、共同发展、互利共赢。“江海联动”要突破现有的苏南、苏中、苏北三个区域的思维定势,以南通为重点,联动泰州、盐城两市,发挥黄金水道和黄金海岸叠加优势,加大资源要素整合、空间布局优化、产业转型发展等方面的创新力度,优化沿江、沿海生产力布局,着力建设江海联动枢纽。
        沿海、沿桥联动发展,表现为东中西互动。以连云港为重点,联动盐城、淮安、宿迁,加快资源互补、产业互动、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等一体化步伐。联动徐州、新疆,强化“一带一路”交汇点和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东方起点的先导、支撑作用,将连云港-霍尔果斯串联起的新亚欧陆海联运通道打造为“一带一路”合作倡议的标杆和示范项目。建设面向国际、承接东西、连接南北、高效通畅的现代综合交通枢纽,打造国际商贸物流中心、产业合作创新区和人文交流深度融合区。
        三、推进江苏沿海港产城联动发展的对策建议
        1.以规划为龙头引领港产城联动。要发挥规划的引领作用,找准港口、城市、产业发展定位,科学谋划产业布局,合理把握城市规模,统筹规划港口群、产业园区、港城之间的空间组织关系。在规划制定和实施中,要加快空间组织主体的职能定位转化,全方位拓展港口功能,以港口群为载体,向内地、腹地延伸,处理好不同产业与不同功能区的空间配置关系,提高规划的针对性、前瞻性和可操作性。
        2.以港口为抓手推进港产城联动。以港口群能力整合为重点,建立以港口为中心的空间组织关系,依托轴线实现产业、功能据点的布局和基础设施建设。以资本为纽带,鼓励各港之间、腹地与港口之间合资建设码头、物流服务体系、硬件设施、综合业务经营、干支航线等。利用多重国家战略叠加机遇,加快港区功能调整和结构升级,实行港口码头的专业化生产,提高港口生产效率和吞吐能力,减少重复投资,形成区域港口业务集成、互利共赢的新型港口群。
        3.以交通为纽带促进港产城联动。突破行政体制壁垒,强化“经济区”概念,统一布局和建设跨区域大型基础设施和公用设施。建设沿海铁路,打通沿海高速公路、临海高等级公路与各港口、港城节点联系,为沿海产业发展提供能源、交通、通讯、水利等方面的保障。完善航运网建设,把沿海各港口与长江、淮河、盐河、灌河、京杭大运河等水系相沟通,形成四通八达的水上交通网,将沿海港口功能延伸到内陆腹地,带动腹地产业发展。
        4.以生态为底线提升港产城联动。从江苏当前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出发,自觉践行新发展理念,坚决守住生态环境底线,着力打造生态竞争优势。坚持高起点高标准引进重大项目,健全环境保护长效机制,以良好的生态形成新一轮发展的引领性优势。通过引进高端要素、高端项目带动产业迈向高端水平。新上项目不放松环保要求,承接产业转移不降低环保门槛,从源头上降低消耗、减少排放,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
        5.以机制为保障优化港产城联动。创新协调机制,建立省与国家有关部委定期交流会商机制,力争在重大节点问题上抢得先机;强化省沿海办职能,统筹协调和推进全省沿海开发战略;建立市长联席会议、专项议事制度等协调机制。要创新建设管理体制。在已经成立的省港口集团的基础上,建立“港铁联盟”“港航联盟”“港区联盟”,形成系统化的联系国内外的物流供应链的战略联盟。创新收益共享体制。深入分析各利益相关方在“港产城联动”中的利益格局,推动机制创新,化解矛盾冲突,凝聚联动发展合力。
     
        (本文作者:古龙高,省社科院沿海沿桥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赵巍,淮海工学院副教授;古璇,淮海工学院讲师)


江苏社科联微信

江苏社科联微博

江苏社会科学普及微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