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决策咨询 > 决策参阅
  • 《决策参阅》2017年第44期:发展现代海洋经济 打造江苏新增长极
  • “沿海与现代海洋经济”系列之八
     
        课题负责人:成长春  南通大学原党委书记、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
        课题组成员:陶加强、王银银、严翔
     
        [内容提要]近年来,江苏加快实施沿海开发战略,海洋经济取得长足发展,已经成为江苏国民经济重要增长点。面对当前存在的港口节点作用不突出、临港产业集聚力不强、海洋科技服务较为薄弱等问题,建议我省充分发挥陆海兼备、滨江临海的地缘优势,紧抓“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等国家战略机遇,做好以下五方面工作:一是构建海洋经济发展新格局,二是打造现代海洋产业体系,三是建立开放型港口经济体系,四是建设海洋创新生态系统,五是健全海洋经济发展的保障机制,最终打造江苏经济发展新的增长极。
        一、江苏现代海洋经济发展存在的问题
        1.港口节点作用不突出。江苏沿海港口数量众多,以连云港为代表,2016年底已建成30万吨级航道,成为真正的综合性国际深水大港。然而,江苏以港口为枢纽,以集疏运体系为支撑的高效江海河、铁公水多式联运体系建设相对滞后,港口集疏运体系尚存漏洞,港口现代物流、对外开放、多式联运等服务功能仍需进一步增强;国际化港口少,发展中港口多;港口规划建设的协调性不够,各地均投入大量资金争相推动港口建设,导致港口运行中出现功能交叉,难以形成规模集聚效应;港口过度建设,功能上缺少协调配合,影响了岸线资源的可持续利用,限制了有潜力港口的发展壮大,港口协同发展的良性格局尚未形成。
        2.临港产业集聚力不强。江苏临港产业中对海洋经济拉动最大的是传统海洋产业,这些传统海洋产业的比重较大。比如,江苏海洋渔业养殖、船舶修造、滩涂农牧业占全省海洋总产值的25%以上,而广东、福建、山东的传统海洋产业比重已经下降到17%以下。在新兴海洋产业中,江苏的海洋工程装备、海洋生物医药、海水综合利用、海洋新能源等产业发展较快,但是没有形成规模,产业集聚效应低,港口物流等关联产业发展水平不高,海洋旅游资源缺乏成熟的盈利模式,对沿海经济的带动作用不明显,对江苏海洋经济的贡献有待进一步提高。
        3.海洋科技服务较为薄弱。一方面,江苏海洋科技支撑能力不强。信息技术、物联网和自动化技术在海洋经济管理、港口生产运营中的应用比例较低,沿海海洋经济相关产业信息共享化、网络化推行困难。2016年,江苏海洋科技贡献率不到50%,产值贡献率较高的港口物流、海洋新能源、海洋生物、航运服务等发展明显滞后于山东、广东、浙江等沿海省份。另一方面,海洋科技创新及产业化水平不高。江苏海洋科研机构归属不同部门,相互之间的协调和整合度较低,总体战略部署难以进行。海洋科技人才匮乏,科技力量分散,涉海教育相对薄弱,海洋经济发展的核心技术自给率较低、成果转化率不高,海洋科技创新服务体系难以形成。
        二、江苏发展现代海洋经济的对策建议
        根据“1+3”功能区战略部署,围绕长三角一体化战略和江苏沿海开发的实施要求,树立“依托海洋谋发展”的战略意识,坚持陆海统筹发展、海洋经济与海洋生态并举、海洋经济与海洋科技并举、海洋生产与海洋服务并举的理念,推动海上陆地与交通联动、产业联动、生态保护联动,打造江苏经济发展的新增长极。
        1.构建海洋经济发展新格局。沿海三市要抢抓机遇,着力建设空间载体、产业载体、港口载体及项目载体等,夯实产业基础,提升产业化水平,重点实施包括滩涂资源开发、港口群建设、海岛开发、滨海旅游城市建设、海洋资源深度开发、海洋生态环境等六大工程项目。努力优化港、产、城互动发展格局。省级层面出台引导政策,推进海洋经济与城市化互动发展,推动陆域资本、技术、信息等要素向海洋流动配置,促进城市功能的提升和陆域经济的发展,着力推进产业园区化、园区城镇化、城镇生态化,实现产城集群发展。本着以产兴城、产城互动、整体推进的要求,把园区建设和港城发展,尤其是新区建设结合起来,将产业园区建成港城的一个功能区,使之成为港城的一个亮点。结合主体功能区、工业园区和重大产业项目建设,实施港产城一体化规划建设,构建宜居宜业的现代化沿海新城,实现“产业向园区集中、园区向港口集中”,加快形成沿海港口集群、产业集群、城市集群。
        2.打造现代海洋产业体系。一方面,着力优化海洋产业结构。推动传统海洋产业转型升级,培育新兴海洋产业集群,引导海洋服务业提质增效。紧紧围绕“L”型海洋经济带和“一带三区多节点”的空间布局,采取政策引导与市场调节相结合,引导适宜布局沿海的产业向沿海地区集聚,壮大和培育海洋经济优势。另一方面,推动海洋经济跨越式发展。确立海洋产业集群发展目标,制订江苏特色海洋产业集群建设方案。加大海洋渔业、临海重化工业、海洋交通运输、盐土农业等传统海洋产业的技术创新力度。全力培育壮大海洋工程装备制造业、海洋新能源产业、海洋生物医药产业、海水综合利用业等海洋新兴产业。把服务业作为现代海洋产业调整升级的战略方向,推动产业发展重点从资源开发转向海洋航运、海洋金融、海洋法律服务等高附加值的高端海洋服务业。
        3.建立开放型港口经济体系。放大港口资源优势,围绕开发建设现代化综合大港的目标,加快推进政府主导的重大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项目建设,完善沿海基础设施网络,加快港口物流、科技创新、海洋对外开放和海洋开发投融资等平台的建设步伐,逐步形成临港工业及物流业发达、综合运输体系和港航设施完善、腹地经济广阔、产业配套齐全、港口运行机制协调的现代港口经济体系。充分利用沿海铁公水、陆海空立体交通体系的优势,加快建设沿海大通道。发挥沿海高铁、沿海高速公路、沿海高等级公路以及通榆河水道及各通港道路的综合效能,发挥淮河、灌河、通吕运河等在江海河联运中的作用,建设沿海产业带与大运河生态带的连廊。发挥南通“靠江”、“靠海”、“靠上海”的区位优势,发挥盐城滩涂广阔、湿地资源多的优势,发挥连云港作为“东方桥头堡”和“东中西合作示范区”的战略优势,把这些区位优势、资源优势、战略优势转变为产业优势、经济优势,辐射带动苏北地区大发展,形成开发海洋、发展沿海、联动全省的局面。
        4.建设海洋创新生态系统。探索“海洋+互联网”的发展模式,运用现代技术开发海洋,引导海洋传统产业智能生产、绿色生产,提高海洋工业的高技术水平和产业化能力,平衡海洋经济发展与海洋环境资源管理。以前沿技术创新和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为牵引,围绕海洋产业链部署创新链,使创新驱动成为海洋经济发展的原动力。发挥南通作为“国家级海洋经济创新发展示范城市”的引领作用,加快盐城、连云港两市“国家级海洋经济创新发展示范城市”建设步伐。加强与国内外、省外涉海高校、研究机构的合作,在河海大学、南通大学、盐城师范学院、淮海工学院等高校开设海洋经济相关专业,设立国家级海洋经济重点实验室,培育海洋工程技术中心和产业化示范基地,建设海洋科技示范园区。推动国家级大院大所落户沿海三市,加快构建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区域性海洋科技创新体系,对海洋经济运行进行科学分析评估,努力打造海洋科技创新及产业化高地。
        5.健全海洋经济发展的保障机制。健全省海洋经济发展联席会议制度,定期研究海洋经济发展重大决策,督促落实有关政策措施,组织实施重大工程项目,协调解决重大问题,实现资源要素统筹配置、优势产业统筹培育、基础设施统筹建设、生态环境统筹整治。适时引导金融机构加强对海洋产业的资金支持,加快设立沿海产业基金,组建沿海发展银行,多元化使用金融手段,为战略性新兴海洋产业提供资金保障。由省海洋渔业主管部门和省社科联牵头相关科研院所和智库,加强研究江苏海洋资源竞争力、海洋人力资源竞争力、海洋科技竞争力、海洋经济竞争力、海洋活动竞争力、海洋产业综合竞争力,为江苏海洋经济发展提供信息和智力支持。


江苏社科联微信

江苏社科联微博

江苏社会科学普及微信

关闭